扼住你的呼吸

没有凶手的谋杀

夜已经深了,一轮惨白的月冷冷地挂在空中,像一只正在监视人间的眼睛。

此时,陆晓菲一边向学校走,一边伸展着自己已经酸痛的肩膀。她今年大四,学习之余经常到公司里实习。这是很辛苦的,但是陆晓菲格外卖力,因为她已经被定为是a大本届最优秀的毕业生。在这座城市里,优秀毕业生会得到其他学生想都想不到的好职位。为了这样的职位,陆晓菲怎么能够不努力?

正在陆晓菲胡思乱想的时候,前方走来一个年轻的女人,那女人显然也是坐案头久了,她一边伸展着肩膀一边打电话:亲爱的,我和你说个好消息!今天我抽奖的时候抽到了一条非常漂亮的麻编项链非常漂亮啊!店里面部买不到的那种!

听了这话,陆晓菲不由得向女人的脖子看去,果然,在女人的脖子上挂了一条乳白色的亚麻手工编织项链,这项链造型别致,是市面上见不到的精品。

女人已经打完电话了,她很开心地走到了路边一个橱窗前,对着玻璃自我欣赏起来。

吱呀

正在这个时候,陆晓菲突然听到了一种非常尖厉刺耳的声音,像是什么东西被生生地撕了下来。紧接着,女人传来了一声惨叫,她脖子上的项链扼住了骨肉,然后她的头猛地从脖子上断了下来。鲜血飞溅,女人的身体摇晃了几下,抽搐着倒在了地上,而那颗被扼下来的头颅,居然带着黑色的长发滚到了陆晓菲的脚边。

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同时那女人的嘴还在一张一合

天啊!陆晓菲发疯般地大叫起来,她头也不回地跑掉了。

优秀学生的传说

陆晓菲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,当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时,想起那一幕,心还在扑通扑通地乱跳着。

陆晓菲在怀疑它的真实性。难道真的有这样一条项链,会把人的头生生地勒下来吗?难道不是自己劳累过度出现了幻觉吗?

陆晓菲心里乱极了,她从床上坐起来,想和同宿舍的杜婉娟说一说。然而,此时杜婉娟正冷漠地坐在书桌前,一点儿要理陆晓菲的意思都没有。杜婉娟就是这样的,平时沉默少言,行为还有些怪异,甚至有的同学说:
杜婉娟简直像个鬼一样!

想到这里,陆晓菲就打消了和杜婉娟谈谈的想法。正在这个时候,宿舍的门被推开了,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辇毓棠开心地冲了进来,她手里拿着许多水果,不知道又上哪儿去逛了。

陆晓菲!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!辇毓棠一边跳一边说,
今天上午我逛街的时候参加了一个抽奖,哇!你都不能想到我的手气有多么好,我居然抽到了一条漂亮的项链!说着,辇毓棠解开衣领。

陆晓菲看到,在辇毓棠白皙的皮肤上,衬着一条精致的麻编项链,造型精巧,手工独特。然而,这项链和昨晚她看到的那条一模一样!

陆晓菲呆住了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辇毓棠并没有在意陆晓菲的异样,她转身去对着镜子,一扭一扭地臭美起来。此时,辇毓棠的动作,和昨晚那个掉头的女人也是一模一样!

吱呀正在这个时候,一种尖厉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,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生生地撕裂了。陆晓菲意识到了危险,她大叫起来:
辇毓棠!不好了!

辇毓棠一脸茫然地从镜子前转过头来,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辇毓棠指了指坐在书桌前的杜婉娟:是杜婉娟在弄声音啦,陆晓菲,你在怕什么?

原来,刚刚的声音是正在裁纸的杜婉娟发出来的。此时,杜婉娟正握着一把亮闪闪的裁纸刀,那寒光映得杜婉娟没有血色的脸非常恐怖。

来路不明的项链,最好不要戴。杜婉娟突然幽幽地说道,
难道那个关于唐钰年和项链的传说,你们没有听过吗?

陆晓菲和辇毓棠都愕然了。

原来,几年前学校里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,名叫唐钰年。毕业的时候,她因为各方面的表现都不错,评为了a大的优秀毕业生。这个荣誉并不是谁都能得的,私下里,其实有很多人都在妒忌她。可是唐钰年并没有当作一回事,平时还是很努力。

这一天,有个家里很穷的女生来找唐钰年,她喃喃地说:
我家里条件不好,非常希望我毕业后能找一个好工作,早点挣钱养家。我听说当了优秀毕业生之后,就会得到那个非常好的职位,你可不可以

唐钰年心里很同情这个穷女孩,可是她犹豫再三,还是不舍得这个优秀毕业生的称号;说真的,自进入a大之后,同学们都盯着这个称号呢!

唐钰年拒绝了穷女生,于是招来了深深的怨恨。

后来,唐钰年在实习的时候参加了一次抽奖,抽到了一条漂亮的项链。她戴着项链美美地照镜子的时候,被穷女生暗算了。那女生利用那结实的亚麻项链把唐钰年吊了起来。由于那项链太细了,受力面积小,所以吊了一段时间之后,唐钰年的头居然从项链的部位齐齐地断了下来。

我听说用细电线勒脖子会把头勒下来,没有想到项链也行!陆晓菲吃惊地说。

辇毓棠听了这话之后,急忙把脖子上的项链摘了下来,丢到了地上。

杜婉娟没有再说什么,她冷笑了一下就走出了宿舍,留下身后两个女生面面相觑。

过了良久,陆晓菲和辇毓棠才从刚刚的恐惧里缓和过来。那条漂亮的项链软软地躺在地上,充满了吸引力,辇毓棠盯着项链犹豫了一会儿,又把项链拾了起来:杜婉娟这个人平时就怪怪的,也许刚刚的故事是她随口编造的吧?这条项链这么漂亮,怎么会和恐怖的事情挂上钩呢?

正在这个时候,宿管阿姨来敲门,辇毓棠正好躲进了洗手间里继续臭美。陆晓菲开门后,阿姨递过来两块抹布:
学校要你们这帮学生搞好卫生,现在每人发一块抹布,平时好好打扫啊!

阿姨,我们宿舍三个人,你只给了两块儿。陆晓菲补充道。

胡说!阿姨瞪大了眼睛,
咱们学校的宿舍安排或者是两个人或者四个人,哪有三人的宿舍?这孩子都学傻了!

说完,阿姨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,陆晓菲呆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辇毓棠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了,她喃喃道:
刚刚阿姨的话我也听见了,这是什么意思昵?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